主页 > 知道家电 >不愿面对的真相!年年砍健保药价最大受害者其实是...生

不愿面对的真相!年年砍健保药价最大受害者其实是...生

健保药价调整,使得砍药价问题再度备受讨论。   图:叶宜哲/摄

健保年年调整药价,导致药厂大喊不敷成本,拟停止供货或退出台湾市场,而在今年调整药价之前,忧郁症患者用药百忧解就先开了第一枪,宣布将从4月起退出台湾市场,这也让「健保药价」问题再度浮上台面,而究竟健保署年年调整药价的标準是什幺?这其中的结构性问题出在哪?其最大的受害者又是谁?《新头壳》邀请医药界专家们来一探究竟。

健保署年年调整药价 药厂苦不堪言纷纷退出台湾

健保署医审及药材组科长连恆荣指出,健保署从2013年二代健保上路后,开始试办「药品费用支出目标制」,每年就超出药费支出目标值之额度及根据药厂的製药多寡、卖给医疗院所的价格数据,进行药价市场调查,然后依据「全民健康保险药品价格调整作业办法」以公式换算,再决定今年的药物价格。

不过从2013年起年年调整药价至今,却变相让药厂觉得在台湾赚不到钱,选择退出市场,也就造成此次「百忧解」以不敷成本为由退出台湾市场;「泰宁注射剂」则以「经济效益、货源考量」为由4月起不再提供给非合作医疗院所,其他合作医疗院所也将供货到合约期满,等同宣布部份退出台湾市场。

日前,健保署长李伯璋坦言「药价调整是依照公式处理,希望药厂与医院议价别压太低,减少药价差,否则钱都是被医院赚走」,此番话也正好点出中央政策、医疗院所、药厂因为药价问题有着密不可分的结构关係纠结。

药物供给结构让药价黑洞越来越大  最终受害者是谁?

中华民国药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理事长古博仁说,虽说健保署每年会根据药厂、医疗院所提供的数据进行药价调整,但因为一直未明定药价差的原因,导致每每调整药价时,医院压着药厂议价或寻求利多的药厂,撑不下去或没有获利空间的药厂最后只好选择退出,长久以往,到最后受害的仍旧是病患。

古博仁认为,这是结构性上面出了问题,即是中央机构、医疗院所与药厂的三角关係,中央机构应站在民众端去思考,去明订一个合理的药差,否则就会像此次百忧解的事件一样,若结构不肯改变,砍药价的议题不会停止,到了明年药价依旧还是被砍,这也只会让药价黑洞越来越大。

无病不要呻吟!台湾一年浪费的药竟有这幺多

据健保署统计,去年新台币6000亿元的健保总额当中,门诊用药约1600亿元,佔了健保保额中的1/4强,比例不可说不高。许多民众爱看诊、去医院拿了药却不吃,初估一年丢的药高达193公吨;且重複用药的状况也相当严重,60类药品中约有18万人重複用药,药费多达7000万元,推估一年就有72万人重複用药,浪费健保资源超过2.8亿元。

古博仁指出,在台湾,许多人对于看医生这件事情没有特别大的压力,以日本来说,是一个高龄化的社会,不过一年平均一人一年就医的次数为12次;而美国因为非常注重「自我保护健康意识」,且医疗费用高,一人平均一年就医次数才4次,反观台湾,因为有完整的健保制度,一人平均一年就医次数高达15次,反而因为便利造成不必要的医疗资源浪费。

政府要做好教育工作!人民也要懂的培养健康意识

古博仁认为,健保制度要完善,关键在于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关係相辅相成,因为太多人不了解医疗健保相关知识,导致医疗资源浪费,进而牵涉许多健保问题产生,因此政府应该要做好教育人民的工作,而人民也要懂的培养自我保护健康意识,不要生个小病就一直往医院跑。

古博仁强调,透过此次百忧解的事件,中央机构也应该要好好以民众端的角度思考现在的药价结构问题,否则到了明年状况还是一样,砍了药价后医院与药厂议价,药厂不堪负荷退出台湾结果病患变成受害者,这样的无限恶性循环,只会让这个医疗无底洞越来越深。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